当前位置:首页 > 影视资讯 > 《雪豹》中出演角色与自己同名 金巴:有时我会忘记自己是演员

《雪豹》中出演角色与自己同名 金巴:有时我会忘记自己是演员

时间: 2024-04-09 14:35:56 作者:夭夜影视

《雪豹》中出演角色与自己同名 金巴:有时我会忘记自己是演员

《雪豹》中出演角色与自己同名 金巴:有时我会忘记自己是演员

《雪豹》中出演角色与自己同名 金巴:有时我会忘记自己是演员

不拍戏的日子,金巴有时候会忘记自己是一名演员。都沉静寡言、热爱文学,这让金巴和导演万玛才旦有一种惺惺相惜的默契与懂得——万玛才旦知道金巴身上蕴藏的爆发力,而金巴也了解万玛才旦导演的敏感与丰富。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,谈及此次与万玛才旦导演合作《雪豹》,金巴的言语中更多了一份怀念与责任。与此同时,他希望与更多的藏地年轻导演合作,将藏地电影传承下去。

正在上映的《雪豹》是万玛才旦导演的心愿之作,以粗粝现实的影像传递着他对世界的爱与期待。影片创作历经三年时间,故事发生在海拔四千米的藏区高原,讲述了一只雪豹咬死牧民羊圈里的九只羯羊后,牧民金巴作为大儿子坚持要囚禁和惩罚雪豹,父亲和小儿子则认为应该将雪豹放生,父子之间争执不下。由此,记者、调解人员等处于不同立场的角色相继登场,展开了一次关于生存与规则、执念与释怀的激烈对峙。

谈角色

金巴饰演金巴 人物暴躁与温柔并存

影片中饰演大儿子金巴的演员就是金巴。对于为何角色与演员同名,金巴笑称,这是万玛才旦导演的意思,而且,这也不是自己第一次与角色同名了:在万玛才旦导演之前的《撞死了一只羊》中,他饰演的卡车司机也叫金巴。“万玛才旦导演自有他的用意。我觉得叫金巴挺好的,很亲切。”

相比于以往的作品,金巴觉得此次的牧民金巴是一个暴躁的人:他身躯彪悍、怒目而视、言语激烈,带有一种原始的野性。但金巴觉得这个人物的身上并不全是“负面”,“他是暴躁与温柔并存。虽然和雪豹不依不饶,但那里面有对于家庭的呵护。他是有大爱的,只是在这个冲突中,他与别人的观点不合而已。”所以,金巴不觉得饰演这个人物需要使特别大的力气,“每个人身上都是矛盾的,都有各种各样的情绪,喜乐、愤怒都存在,我只要在表演时让情绪自然而然地释放就可以了。”

影片中,牧民金巴也有很幽默的地方,让观众看了会心一笑。对此,金巴说:“一个人的心态每时每刻都发生着变化,我不想让这个角色是一条直线,我想让他有起伏、有趣味一些。所以,我在某些情节里加入了比较喜剧的、浮夸的表演,让这个人物立体、多元一些。而观众接收到了我的用心,让我觉得特别开心。”

在金巴看来,表演的理想状态就是“成为那个人”:一举一动的核心都不偏离,每个眼神都是那个人的,当戏剧化的碰撞发生后,让一切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。金巴透露自己在演这个人物时就在镜头外大哭了一场,“他一个人与那么多人对峙,大家都不理解他。最后,他被迫和解了。但是,他多委屈啊。拍完这段戏份之后,我还沉浸在其中,就走得远远的,面对着高原号啕大哭。但是,没想到拍摄花絮的工作人员跟着我。我哭完了一回头,才发现被拍到了,这让我很不好意思。”

聊导演

年轻一代藏族导演正在成长

在参演了万玛才旦导演的《塔洛》《撞死了一只羊》《气·球》《雪豹》等多部电影之后,如今的金巴已经成为藏地电影的一位代表人物。他表示,自己对于万玛才旦导演非常敬重。此外,金巴和万玛才旦导演都不喜欢说话,这个共同点反而让他们有一种亲近。金巴说:“万玛才旦导演的情绪一直特别稳定,就比如电影杀青,大家都会特别开心,毕竟在一起辛苦拼搏了那么多天。但是,万玛才旦导演则是跟开机的时候一个样子。我也是,也不会有什么情绪的表露。我们是一类人,有一些很相似的地方。”

习惯沉默的万玛才旦导演是否会让金巴感觉到压力?金巴说:“并没有。其实拍摄起来很简单,我就是按照我理解的人物呈现。然后,导演觉得需要调整的,就过来跟我说:要不要试一试这样或那样,我说好。我们就一起再试一下。”

对于万玛才旦导演的离去,金巴深感惋惜,与此同时,也坚信新一代的藏地导演正在迅速成长。2023年久美成列导演的电影《一个和四个》获得了不俗的口碑,金巴在其中饰演一位潦倒的护林员;拉华加和陈国星导演拍摄的《回西藏》获得了第36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中小成本故事片奖,金巴出演一位耿直的小伙子。金巴说:“这些藏地的年轻导演,特别有劲儿,不久的将来会脱颖而出。我愿意跟他们一起拍电影。我们心里有这份义务和责任,让藏地电影的发展越来越好。”

说自己

有时会忘记自己是名演员

镜头外的金巴是一个内向的人,语气低沉、慢吞吞的,话也很少,“每次我接受媒体采访时,他们都让我说话要大声一点”。金巴说自己是一个敏感而脆弱的人,“我在生活中特别胆小,我就希望所有身边的人都好。”

神奇的是,一旦在镜头前金巴就变得不紧张了。金巴第一次拍戏,是和导演张杨合作《皮绳上的魂》,金巴说自己当时并不懂怎么表演,但那个剧组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创作团队,自己学到很多东西,也由此对表演发生了兴趣,“表演对我来说就像是写作一样,是一种发泄”。

金巴笑称在不拍戏的日子里有时候会忘记自己是一名演员,他会回到家乡跟大自然融为一体,或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阅读、写诗、做饭,弹奏曼陀林、吹笛子。

迄今为止,金巴已出版了《摆脱疼痛》《死亡》等诗集。谈及文学对于他理解角色内心的助益,金巴说:“可能会有一些帮助。比如,我会读一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,去找一找家庭的不幸,考量兄弟之间的矛盾、人与人的关系,想一想这样的人物为什么存在,应该有怎样的性格,由此又引发怎样的遭遇。”

相对于文学对于演戏的帮助,金巴觉得文学对自己来说更是一种生命的安慰,“我从小就习惯写东西,记录一些有的没的。其实没有什么太多意义,就是一种最纯粹的个人感受。但是,文学和大自然一样,都给我一种回归原始的呵护感。我可以整天不说话,自己想一些事情。”

在拍戏的时候,金巴非常专注,“如果时间允许,我喜欢早一点进入剧组,在拍摄的地方生活15天、20天。这对我有特别大的帮助。然后,我会跟周围的人说,不要再给我发信息,我需要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。”

外界评价金巴是一名优秀的演员。对此,金巴谦虚道:“我自己能把握的,就是不断学习,在每一部作品中尽情地释放自己。”文/本报记者 肖扬

统筹/刘江华

相关阅读

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24 //www.cdttby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
蜀ICP备17005924号-1